您的当前位置: 必威官网登陆 > 新闻动态 > 动态时讯

三大国际评级机构 论战中国经济前景

发布时间:2016-04-2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薛皎

       [惠誉主权评级联席董事费安德表示,目前市场最为关注中国面临的下行风险,包括经济“硬着陆”、金融体系崩溃以及人民币大幅贬值,但从评级展望角度而言,惠誉认为这些风险出现的可能性较低]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长期以来对于全球经济增长与稳定发挥着重要作用。眼下,中国经济正处转型期,市场风险逐渐暴露,金融改革进入攻坚阶段;“新汇改”后人民币打破近10年单边升值预期,汇率波动明显增加。一时间外部市场对于中国经济的关注似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3月份以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Moody"s)与标普(Standard&Poor"s)相继将中国长期主权债务评级由“稳定”下调至“负面”,中国政府债务上升、外汇储备下降,以及推进改革的不确定性成为穆迪与标普作出下调决定的主要原因。


  而同样作为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FitchRatings)则坚持对于中国市场的“稳定”展望。4月12日,惠誉主权评级联席董事费安德(AndrewFennell)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市场最为关注中国面临的下行风险,包括经济“硬着陆”、金融体系崩溃以及人民币大幅贬值,但从评级展望角度而言,惠誉认为这些风险出现的可能性较低。


  中国经济“硬着陆”?


  3月2日,穆迪率先将中国的长期主权债务评级展望下调至“负面”,同时维持“Aa3”的评级。与此同时,穆迪将中国38家国有企业及授予评级的子公司、25家金融机构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


  随后,3月31日,标普也在公开声明中表示,确认中国评级为AA-,并将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与穆迪相似,标普也紧接着将中国移动、中国南方电网、中海油、中石化等20家中国政府关联公司的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此外,标普还下调了部分中国金融机构的评级,包括农业银行(601288,股吧)、国开行、进出口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的评级被降至“负面”。


  相比之下,惠誉自2015年11月26日公布对于中国“A+”评级,并确定长期展望为“稳定”后,保持至今。


  此次穆迪下调中国经济展望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担忧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体系风险的不断累积,主要反映在持续强劲的信贷增长。“高且不断增加的杠杆扩大了企业部门受风险冲击的可能性,银行业资产质量的脆弱性也在增加。”穆迪公开表示。


  对此,惠誉金融机构评级联席董事陈冠如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银行作为信贷的主要来源,具有支持国家整体经济发展的目标以及维持经济社会稳定的责任,因此外部市场对于中国银行体系信贷快速增长保持高度关注十分有必要。


  “目前,中国银行业支持经济发展的能力确实有所减弱。”陈冠如认为,大量超额信贷会造成资源的不当分配,并减低整体经济运作的效率。


  尽管银行信贷风险有所增加,但惠誉认为,由此导致经济出现“硬着陆”的可能性不大。


  费安德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虽然投资增速放缓,但中国零售业强劲,劳动力市场及收入保持稳定,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经济调整过程平稳,没有出现破坏性的"硬着陆"。”


  但他同时坦言,中国不可避免地面临着结构性调整,并且这一调整将持续数年,截至2020年底的增长率可能低于很多人预计的6.5%~7%。


  4月1日,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对于国际评级机构对中国经济前景表现出的担忧进行回应称,穆迪、标普将我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只是对一些风险表示关注和提示,对我国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运行不会产生明显影响。这些机构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我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我国推进改革、应对风险的能力。


  史耀斌认为,评级公司对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实体经济债务、国有企业改革、金融市场风险等方面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就和结构性改革取得的进展,评级公司还需要深入了解和全面评估。


  此前,财政部金融司负责人也曾表示,穆迪对中国经济问题的担忧不构成下调评级展望的理由,评级公司对我国情况还需进一步全面了解,消除“信息不对称”。


  在3月20日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财政部长楼继伟更是直言,注意到了评级的调整,但市场上并没有因此使得和中国主权债有关的指标发生变化,比如离岸人民币不跌反涨,也没有资金做空中国。


  “希腊危机的时候,希腊评级都比我们高,我们不care(关心)它的评级。至于和评级机构沟通,我们不用给它们"拜码头"。”楼继伟说道。


  中国债券市场隐患大?


  穆迪认为,中国政府债务和隐性债务持续上升,与此同时,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更广泛基础上支持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的能力可能会弱于其此前评估。无独有偶,惠誉也表示,目前较为关注可能会影响中国评级的负面因素之一,即为中国政府一般性债务攀升,这大大高于惠誉此前的预测。


  的确,近两年来,国内债务违约事件频发,并且信用风险从民企向央企蔓延。


  4月11日,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大型中央企业——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债务濒临违约,并发布公告称申请168亿债务融资工具暂停交易。


  上周,中煤集团山西华昱能源有限公司公告一期近6.38亿元的短融债不能如期兑付,成为首家违约的煤炭央企。在此之前,保定天威、中国二重和中国中钢等央企也先后发生违约事件,目前仅有二重被国机集团承接了全部违约债券,天威和中钢都还没有兑付。


  “类似的违约未来可能会越来越多。”惠誉国际公共融资评级联席董事茅赛峰昨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钢铁、煤炭等都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同时面临供给过剩的问题,现在通过市场的方式出清,减少产能过剩,实现行业整合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


  虽然债务违约一旦发生,对于投资者会带来一定损失,但茅赛峰认为,国内投资者需要一个“消化”的过程。“过去在中国市场,债券完全没有违约发生,这是很不正常的,即使是AAA评级的公司也有违约的风险。债务违约是正常资本市场运作的产物。”茅赛峰称。


  惠誉认为,目前中国国企刚性兑付已经打破,信用资质分化将趋于明显。规范透明的破产、债务重整有利于中国信用市场长期稳定发展,政府和市场资源进一步向财务健康的行业龙头国企倾斜。


  此外,对于中国央行宣布允许符合条件的境外机构投资者依法合规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并取消额度限制这一决定,惠誉认为,该决策最终将改善国内债券市场的深度及流动性、信息披露和企业融资渠道。然而,考虑到现有的资本管制、中国的宏观经济前景以及汇率预期,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投资意愿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值得注意的是,从更长期的角度而言,惠誉认为向境外机构投资者开放银行间债券市场对中国银行业也具有正面影响,因为风险将从银行业转移出去,进而降低系统性风险。境外投资者的参与程度增加,也可能促进国内债券对国际评级的需求上升,并有望改善披露程度和透明度。


  外储下降削弱中国核心评级优势?


  作为下调中国评级展望的另一重要原因,穆迪认为,“资本外流导致中国的外汇储备出现减少,这加剧了政策、货币和增速的风险”。


  但在费安德看来,对外资产负债表仍是中国的核心评级优势,中国外汇储备迄今仍居全球之首。截至2015年10月底,中国外汇储备为35255亿美元,储备相当于17个月的对外支付,大大超过“A”评级国家的中间值,即3.5个月的对外支付,同时国家储备也大大高于政府对外债务。


  虽然从2014年中期开始资本流动的波动加剧,去年8月人民币中间价调整出乎投资者的意料,引发一段时间内大量资本流出,但从目前情况来看,这种情况已经缓解。尤其从今年3月份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及一篮子货币汇率均保持基本稳定。


  “人民币不会出现大幅贬值。”费安德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一方面,宏观基本面并不预示着人民币有贬值的需要,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从长期来讲也将有利于中国的信用评级。


  尽管中国的资本流动和汇率的波动性有所增强,惠誉认为,中国的对外融资整体来看仍然具有评级优势。


  总体来说,惠誉认为中国的外汇储备巨大,可以提供缓冲,经常账户一直都有盈余,所以资本外流不会对国家构成系统性威胁。


  但惠誉同时强调,如果未来发生持续性的资本外流将削弱中国的对外资产负债表优势,同时损害金融稳定。  

联系我们
023-63088378

contact@ljfinance.cn
重庆市江北区江北嘴金融中心
金融城2号T2栋21层

廉政在线
023-67625700

ljjrjw@163.com

友情链接
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鱼复工业园信达财险贵州贵安新区华龙网天津滨海新区寸滩保税港北部新区市政府江北嘴港务物流公租房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北碚政府水土园区江北政府悦来集团管委会龙兴工业园浦东新区西咸新区渝北政府舟山新区兰州新区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账号
? 必威官网登陆-必威app手机下载版版权所有 渝ICP备14004117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