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必威官网登陆 > 新闻动态 > 动态时讯

大型国企改革破局

发布时间:2014-10-29

      来源:南风窗  作者:陈和午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宏伟蓝图的指引下,国企改革进入实操阶段,一些大型国企不断爆出新的大动作。从中国石化(600028,股吧)销售业务重组的混合所有制经营到中信集团的整体上市,从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中粮集团等6家公司作为央企“四项改革”试点第一批试点企业到光大集团的“金控梦”尘埃落定,从上海国际集团拉开上海金融国资改革序幕到中船重工吹响军工企业改革号角,种种迹象显示,国企改革顶层设计与试点先行正在同步推进。在实施分类改革的总体思路下,“混合所有制”、“引入资本”、“整体上市”等成为支撑新一轮大型国企改革破局的关键词。


  混合所有制试航


  推进大型国企混合所有制,这是大势所趋,“国有控股”时代或将变成过去式。


  在纳入国资改革首批试点的6家央企中,国药集团、中国建材成为开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试点的单位。这两家央企都是上一轮国企改革中涌现出的混合所有制的优秀实践者,而且有意思的是,两家的董事长原来都是一位叫宋志平的布道者,其将企业做大做强的关键词是“整合重组”。例如,中国建材并购了上千家民营水泥企业,其中混合所有制企业数量超过85%,成功做到行业协同、盈利提升;而宋志平在中国建材从技术员做起,把北新建材(000786,股吧)从一个亏损企业改造成了上市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建材企业,又把中国建材从困难中带进世界500强。国药集团则探索出了与民企合资,整合“国企的资源优势+民企的活力优势”的混合所有制道路。宋志平在2009年接手后4年半时间里,将国药集团从400多亿销售额做到了去年的1650亿,使之成为第一个进入世界500强的中国医药(600056,股吧)企业。即使这两个试验混合所有制的央企效果显著,但仍然面临着管理机制、薪酬体系、品牌战略等方面的困扰。因此,国药集团、中国建材也同样被纳入开展董事会行使高管人员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之职权的试点。


  没有纳入央企首批试点名单的中国石化也开始了探索,在今年6月公布“混改”方案,拟通过增资控股的方式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推动销售公司从油品供应商向综合服务商转型。放眼国内,“混改”模式有多种,如以国企大股东平台为主,以吸引民资外资为主,还有实行员工持股等。从侧重点来看,国药集团的“混改”可能重点是以国企大股东平台为主,其正全力推进集团五大平台(现代物流分销一体化运营平台、产学研一体化科技创新平台、国际经营一体化平台、医疗健康产业平台、高效管控与融合协同一体化平台)的建设;对处于完全竞争领域的中国建材而说,重点探索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的方法和路径的可能性较大;而中国石化的“混改”则以吸引民资外资为主。9月份中国石化公告了其子公司中石化销售公司完整版的“混改”引资名单,包括国资、民资和社会资本在内的25家投资者将以现金1070.94亿元认购中石化销售公司29.99%的股权。


  对于大型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有些人最担心的是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怕在我国当前体制下进行所谓的产权改革,又给权贵们一次捞油水的机会。这种担忧本身并没有什么错,混合所有制改革必然伴随着巨大的利益,只要有巨大利益,就肯定会有腐败的空间。但问题是,不能因为担忧这个就让混合所有制成了小脚女人而裹足不前。退一步讲,即使不实施混合所有制,国资什么时候又不是权贵们捞油水的地方呢?鲁能、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华润等一个个国资流失案例,无不说明了这一点,更重要的是做好国企“混改”过程中的监控,让各种交易阳光化,通过社会资本的鲶鱼效应,逐步改变“政府办企业”的现状,而形成“企业家办企业”的良性局面。此外,大型国企领导去官僚化也是混合所有制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亦商亦官之弊端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可喜的是,尽管面临各方利益集团的强烈阻力,但作为政企分离的一部分,中央领导层已决心废除国企官员的行政级别。


  引入资本的力量


  混合所有制的核心目标指向并不是私有化,而是通过有效整合资源提高效率。据相关机构估计,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生产率差距拉大,国企的平均资产回报率约4.6%,而民企为9.1%。


  现在国企开始敞开大门,但并不意味着对民企就是福音。如何保障民企在混合所有制中的权益是关键,生存比较艰难的民企担忧为国企作嫁衣裳之苦衷不可小觑。例如,2008年晨曦集团与央企中粮集团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但年年亏损。4年后,这起合资以中粮集团退出而失败。今年3月12日,全国人大代表、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接受媒体专访时结合与中粮合资失败的案例表示,发展混合所有制的前提,是打破垄断,让国企和民企公平竞争,先让各类所有制公司在市场竞争中培育现代企业治理观念,然后才会有顺理成章的混合。而在今年7月1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珠海格力集团董事长董明珠也大胆提议:我们不要国家产业政策扶持,只要有公平竞争的环境。十八届四中全会的法治议程将是为民资参与国企混合所有制保驾护航的关键。


  要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必须打破大型国企的垄断,对大型国企进行分类改革,毕竟根据不同国企的功能定位,如何设定国有股权比例是焦点所在。对于一些业务多元化的大型国企,其本身就是混合的,许多地方政府的城投集团就是典型代表,承担着各种各样的复杂职能,分子公司种类繁多,引入资本必然问题丛生。例如,笔者接触过的一家省级城投集团是多元化的产业经营集团,旗下分子公司有竞争性的,如酒店,也有公共服务性的,如水务行业,甚至还有战略功能性的,如城市开发建设。如果只是简单将竞争性的、公共服务性的分子公司拿出来进行混合,显然是不太好操作的,特别是这些集团的分子公司中还存在上市公司,直接关系到资本市场股民的利益和上市公司的融资。因此,要在集团层面直接分类改革、进行混合所有制的操作难度很大,难度较小的操作是集团定位要进行转型,从一家产业经营集团转向一家国有投资控股集团,集团作为独立的国有投资控股集团,下属分子公司的股权仍受集团管理,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而下属公司分子公司可以按照竞争性、公共服务性、战略功能性进行分类监管,通过市场化手段聘请职业经理人团队进行经营管理。


  组建若干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和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构造新型国资管理体制,这意味着国资委将由管企业转变为管资本,改变国资委既是监管者又是股东的尴尬局面。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具有投行特征,而投行最重要的资产之一就是品牌,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发展当然也要十分重视品牌,例如新加坡淡马锡的品牌就非常响亮。实际上,国资委对品牌工作也越来越重视。2013年10月国资委首次召开中央企业品牌建设工作专题会议,强调“把品牌建设摆上重要位置,进一步推进中央企业转型升级做强做优”。在此背后的现实困境是,中国大型国企光大不强,品牌不响,过去10年更多的是粗放式扩张发展,没有注重质量效益的统一,而品牌等具有质量内涵的发展将在今后10年得到重视。国际咨询公司Interbrand最新发布的2014年全球百大品牌排行榜上,中国国企无一上榜,排名第94位的华为也是中国大陆企业首次登上这一榜单。


  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和中粮集团是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首批试点企业。中粮集团作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首批试点,与中粮集团的掌门人宁高宁密不可分,这位自称是职业经理人,为国有企业“放牛”的山东大汉,被外界誉为长袖善舞的资本运作家,从华润空降中粮之后,又以其干练纯熟的资本运作能力被业界称为“中国摩根”。而且,宁高宁入主中粮后,对中粮集团品牌的塑造比较成功。不过,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发展模式仍然是一道坎。据国资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透露,有关方面在究竟学习“新加坡淡马锡模式”还是“汇金公司模式”上意见相持不下。在他看来,这两种模式都不适合,“通过试点探索一条适合国情和国有经济特点的新路”更为靠谱。


  整体上市再提速


  与上一轮整体上市中汽车行业国企拔得头筹不同,此次是金控集团拉开整体上市序幕。今年3月26日,母公司中信股份2250亿人民币100%强势注资中信泰富,中信集团突破了香港市场不再批复红筹股的限制,将运筹6年之久的海外整体上市梦想变成了现实。尽管严格从股权结构来讲,真正实现整体上市的是中信股份,而不是中信集团,但这并不妨碍此次外界普遍认为的中信集团整体上市的借鉴意义。中信集团为国有独资,中信泰富为上市企业的结构,中信泰富反向收购中信集团巨额资产实现中信集团的整体上市,既可以利用资本市场使公司治理进一步市场化,又能够突破资本融资的瓶颈,无疑是较优选择。此外,中信集团的整体上市是在香港而非内地,中信股份总部也迁到香港,这实际上是借助国际化力量来提升国企自身的改革,以真正实施市场化运作。


  与此同时,光大集团11年的金控梦也要圆了。8月1日,国务院批准光大集团由国有独资企业改制为股份制公司,新重组的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由财政部和汇金共同发起。光大银行(601818,股吧)董事长唐双宁在8月4日发布《致全体光大员工的一封信》中称:“历时11年的光大集团改革重组落下帷幕,光大保持了最终的完整性,成立30年的历史遗留问题全部解决。”光大集团或许也将效仿中信集团的步伐,利用整体境外上市来进行体制改革,以期加快与国际水平接轨。实际上,《金融业发展和改革“十二五”规划》早已明确,推动中信集团公司和光大集团公司深化改革,办成真正规范的金融控股公司,此次整体上市提速,金控集团打头阵也就不难理解了。


  此外,地方大型国企整体上市也有着更多的想象空间。例如,目前北京市除金隅股份(601992,股吧)、首开股份(600376,股吧)主营业务整体上市外,其他国企整体上市公司数量极为有限,下一步北京大型国企整体上市的步伐预计将会加速。其实,整体上市以资产整合目的为主,融资需求并不急迫。但对于监管者来说可谓一箭双雕,大型国企的整体上市一方面有利于利用资本市场推动大型国企的治理结构完善,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国资委从管企业向管资本的转型,通过市场的监管最终实现对国有资本的监管。整体上市模式一般涉及子公司与母公司或是子公司与子公司的交易。从过去几年的经验来看,像中信集团这样通过上市子公司反向收购集团公司股份或主业资产实现整体上市的案例并不鲜见。例如宝钢股份(600019,股吧)反向收购宝钢集团,融资对象可以是投资者、母公司、母公司股东等。还有江汽集团的整体上市,其思路确定也是以江淮汽车(600418,股吧)为平台,通过向江汽集团定向增发股票购买江汽集团旗下其他资产,从而使江汽集团实现整体上市。

联系我们
023-63088378

contact@ljfinance.cn
重庆市江北区江北嘴金融中心
金融城2号T2栋21层

廉政在线
023-67625700

ljjrjw@163.com

友情链接
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鱼复工业园信达财险贵州贵安新区华龙网天津滨海新区寸滩保税港北部新区市政府江北嘴港务物流公租房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北碚政府水土园区江北政府悦来集团管委会龙兴工业园浦东新区西咸新区渝北政府舟山新区兰州新区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账号
? 必威官网登陆-必威app手机下载版版权所有 渝ICP备14004117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